<ruby id="iwkvn"></ruby>
<rp id="iwkvn"><sub id="iwkvn"></sub></rp>

    <tbody id="iwkvn"></tbody><em id="iwkvn"><acronym id="iwkvn"></acronym></em>

  1. <button id="iwkvn"><object id="iwkvn"></object></button>

    1. 藥企備戰“醫藥WTO”

      2019-09-21 18:42:42 圍觀 : 200次 來源 : 教育論文網 作者 : 永強
      藥企備戰醫藥WTO 對國內仿制藥企業而言,轉型成為真正的創新型企業或國際仿制藥企才是出路。 近日,國家食藥監總局正式確認加入ICH(國際人用藥品注冊技術協調會),成為其全球第8個監管機構成員。 ICH相當于藥學界的WTO,主要工作是制定創新藥研發、臨床實驗、注冊標

      閱讀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藥企備戰“醫藥WTO”

      對國內仿制藥企業而言,轉型成為真正的創新型企業或國際仿制藥企才是出路。
        近日,國家食藥監總局正式確認加入ICH(國際人用藥品注冊技術協調會),成為其全球第8個監管機構成員。
        ICH相當于藥學界的WTO,主要工作是制定創新藥研發、臨床實驗、注冊標準。中國加入ICH,意味著國內藥監部門、制藥行業以及研發機構將逐步轉化和實施國際技術標準和指南。
        “中國企業將可以直接應用ICH一整套清晰的國際認可的技術規范,按國際標準在全球開展藥品研發,支持全球藥品注冊。”思路迪醫藥科技公司CEO、前FDA審評員龔兆龍說,在企業國際化的道路上,中國臨床前和研究資源的優勢將得到更大體現,對國內企業是很好的發展機會。
        但這也標志著中國醫藥產業將參與全球競爭,國內藥企面臨著創新壓力。不少業內人士認為,進口創新藥有望更快在國內上市,短期內會直接沖擊國際化不足、創新能力不夠的本土藥企。
        “目前來說,國內不一定所有軟硬件都能達到ICH的要求,但這是融入國際醫藥主流市場邁出的最關鍵一步。”和鉑醫藥首席執行官王勁松告訴《財經國家周刊》記者,在融入ICH過程中,國內臨床試驗標準將和國際接軌,國際多中心臨床試驗的開展也將幫助國內新藥在國外上市。從中長期來說,最終受益的是中國醫藥產業、國內患者乃至全球患者。
        雙刃劍
        “加入ICH,對國內醫藥行業是機遇和挑戰并存。”龔兆龍說。本文由畢業論文網收集整理加入ICH,對國內醫藥行業是機遇和挑戰并存。
        “ICH成立的初衷是,構建全球統一的藥品注冊規范,減少重復實驗和申報,從而減少藥品研發和上市成本,并從倫理上減少病人重復參與臨床試驗,讓病人更快用到全球新藥。”王勁松說,這和國內制藥行業目前所面臨的瓶頸和需要解決的問題直接對應。
        龔兆龍認為,國家食藥監總局現在加入ICH是一個很好的時機,中國醫藥行業的不少標桿企業近年來已經在國際化方面做了深遠戰略布局和大量實際工作,同時越來越多熟悉國際標準的人才回國發展,國家和民間資本也正加大對醫藥產業的投入??梢哉f,中國在人才、資金、技術、政策等諸多方面已經做好迎接挑戰的準備。
        跨國藥企和本土創新藥企業將最先受益。具體而言,開展國際注冊的藥企,未來可以按相同的技術要求向多個國家或地區的監管機構進行申報,將大幅節約研發和注冊成本,并免除不少進出口再注冊程序,最終加速藥品創新和上市。
        與此同時,國際多中心臨床試驗的開展,也將降低研究成本,從而有助于降低藥價,節約國家醫療保險資源。
        “挑戰在于,短期內進口藥將更快進入國內市場,必然對國內許多藥廠尤其是以仿制藥為主的藥廠帶來沖擊。”龔兆龍表示。
        一方面,國內制藥行業在創新研發能力方面,和歐美日等發達國家依然存在很大差距。例如,國內化藥老大恒瑞醫藥2016年研發投入僅11.84億人民幣,而諾華、羅氏等跨國藥企動輒每年八九十億歐元的投入。
        而且,從2007-2015年,中國上市了19個1.1類新藥,但沒有一個在ICH成員國上市,同時期,超過85%的美國創新藥在日本、歐盟等上市,日本有超過25%的創新藥在ICH其他成員國上市。
        另一方面,對于很多國際化不足的本土企業而言,加入ICH相當于提高了藥物政策法規標準,對藥物研發和監管都會帶來更高的要求。
        據了解,自ICH成立以來,各成員國累計發布3000多個執行指南,到目前為止有中文翻譯的不到十分之一。這種情況下,藥企理解和消化這些準則和指南并開始全面執行與實施需要一定的調整適應和起步期。
        龔兆龍表示,對國內藥企而言,如何高效優質地按國際標準完成各項臨床前和臨床試驗研究,滿足全球申報,是個巨大挑戰。這需要企業領導者有科學的全球化視野和決策能力,充分儲備各類人才。
        最焦慮的可能還是仿制藥企業,由于時間窗口急劇縮短,仿制藥企業的生存勢必受到擠壓。同時,國外仿制藥企進入中國注冊的門檻也將降低,仿制藥企業將面臨巨大的轉型壓力。
        業內人士認為,對國內仿制藥企業而言,轉型成為真正的創新型企業或國際仿制藥企才是出路。
        “競爭永遠是促進成長和提高提高競爭力的最有效手段。”龔兆龍說,從長遠來看,與加入WTO一樣,當國內與國際標準一致后,國內企業可以更好地融入國際市場,這也是國內醫藥行業國際化的必由之路。
        磨合期
        “有一點很肯定,不可能一夜之間就能完全接軌。”王勁松說,引進、消化、吸收到開始執行ICH方方面面的技術指南有一個過程。
        有業內人士預測,從宣布加入ICH到與其全面接軌,大概需要2-3年。
        總局加入ICH后,首要任務是解決中國藥審規則和ICH標準上的匹配,國內藥物臨床試驗質量管理規范(GCP)原則勢必向ICH標準靠攏,預計數月內將會出臺新的GCP規則。
        王勁松介紹,ICH標準包含更多的具體執行細則,而中國的GCP更關注臨床研究管理權和批準權的高度集中控制,對之后的各個環節如臨床具體操作體系建設則缺乏均衡。
        在硬件方面,王勁松認為,與ICH全面接軌,需要解決兩大瓶頸:一是優質的臨床資源尤其是能夠參與早期臨床全球開發的機構,明顯不足;二是能夠參與國際化多中心臨床試驗的,不管是機構臨床科研人員還是企業專業人員,還需要一定時間來培養。
        北京協和醫院臨床藥理中心主任胡蓓也表示,目前國內優質的I期臨床試驗資源匱乏。一方面,雖然機構數目增加很快,但優質資源匱乏,尤其是有實力進行創新藥首次人體試驗(FIH)試驗的機構資源更加有限,意味著藥企可選擇的服務商并不多;另一方面,業內對創新藥早期臨床研發所需的臨床藥理學技術普遍認知尚淺,人才儲備嚴重不足,許多I期臨床研究機構不具有臨床藥理學專業研究團隊。
        對監管部門來說,和國際相關機構接軌,提高申報材料審評速度、提升審評人員能力,從而有能力評判國際水平的創新申報項目至關重要。
        “希望相關部門能加快具體執行配套文件的出臺,加強部門協同,并優化對臨床試驗機構的管理,調整一些影響新藥開發速度的政策。”龔兆龍說,比如藥品進入臨床試驗時要面臨的“遺傳資源審批”,就大大延緩了新藥上市的進程。
        中科院院士、國家新藥研究和開發專委會委員陳凱先建議,或可將目前的遺傳資源審批制改成備案制,“臨床試驗一般都是在國內的綜合醫院做,并非拿到國外去做,所有的樣品都不走出國境,完全是可控的”。
        在藥審規范方面,也存在不少亟待改進的地方。例如,申請臨床批件(IND)和新藥證書批件(NDA)所需要的資料的分離方面,目前沒有根本性進展,這讓創新企業早期就需要做一些不必要的資源投入。 轉載請注明來源。原文地址:   

      相關文章

      論文專題
      可提现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