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by id="iwkvn"></ruby>
<rp id="iwkvn"><sub id="iwkvn"></sub></rp>

    <tbody id="iwkvn"></tbody><em id="iwkvn"><acronym id="iwkvn"></acronym></em>

  1. <button id="iwkvn"><object id="iwkvn"></object></button>

    1. 亞投行大朋友圈,各國各說

      2020-02-14 13:02:28 圍觀 : 194次 來源 : 教育論文網 作者 : 永強
      2015年3月31日是接收新意向創始成員國申請的截止日期,4月15日最終確定創始國成員。當然,3月31日之前未能申請加入的國家今后仍可以作為普通成員加入亞投行 畢業論文網 /2/view-12032022.htm 截止到3月31日,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簡稱亞投行,創始成員的申請正式落下

      閱讀技巧Ctrl+D 收藏本篇文章

        2015年3月31日是接收新意向創始成員國申請的截止日期,4月15日最終確定創始國成員。當然,3月31日之前未能申請加入的國家今后仍可以作為普通成員加入亞投行
      畢業論文網 /2/view-12032022.htm
        截止到3月31日,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簡稱亞投行,創始成員的申請正式落下帷幕。中國提出的創辦亞投行的構想,受到了“超出預想”的多國贊同。共有來自五大洲的52個國家和地區提出申請加入亞投行,包括聯合國安理會5個常任理事國中的4個,二十國集團中的13個。
        至此,亞投行大朋友圈正式形成。
        中國期望值此機會能夠承擔起大國應有的責任,完善現存經濟秩序,促使亞洲各國及其他世界各國之間多邊發展,互利共贏。
        然而,籌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猶如一碗頭啖湯,聞香而至者眾,亦不乏環顧觀望者,更有冷眼旁觀甚至堅決抵制者,眼前的一片和諧友愛、其樂融融來之不易。
        首批21個成員國:迅速反應,堅決支持
        2013年10月,習近平主席和李克強總理先后出訪東南亞各國時,提出了創建一個政府間性質的亞洲區域多邊開發機構的構想,也就是亞投行。亞投行的法定資本將達1000億美元,總部設在北京。
        建立亞投行的初衷在于,隨著亞洲各國的發展,每年的基礎設施建設融資需求巨大,而現有的世界銀行、亞行等并不能完全滿足這樣的要求。于是,中國期望建設亞投行,重點支持亞太地區國家的基礎設施建設,充分促進亞洲和世界經濟繁榮發展。
        一年以后,亞投行正式發起。中國承諾將會遵守國際通行準則,不會以老大自居,而是平等待人,有事好商量,盡量以達成一致的方式決策。
        于是,21個國家在2014年10月24日簽署了《籌建亞投行備忘錄》,成為首批亞投行創始成員國。
        成員國商定將2015年3月31日作為接收新意向創始成員國申請的截止日期,4月15日最終確定創始國成員。當然,3月31日之前未能申請加入的國家今后仍可以作為普通成員加入亞投行。
        最初的21個首批意向創始成員國中既有新加坡、印度、泰國等區域性大國,但更多的是老撾、尼泊爾、烏茲別克斯坦、柬埔寨等貧窮小國。但無一例外,他們都是亞投行的堅決支持者。因為對包括中國在內的21個國家來說,亞投行的創建是一份很實際的利益。
        為西方國家服務的現行世界金融體系改革遲緩,亞洲各國難以進入,更妄論融入主流。但“另起爐灶”難度極大,憑借中國的力量,即使不存在西方國家的抵制,顯然短期內也是不可能實現的。
        而中國倡導成立亞投行,既不挑戰、也不顛覆現有金融體系,只是更進一步參與體系助其發揮作用,使這個體系變得更加公平和更有活力,充分滿足整個國際社會,尤其是亞洲各國,對金融和資金的需求。
        末班車追趕國(地區):利益是永遠的朋友
        今年3月開始,一些主要西方大國紛紛申請加入。
        3月12日,英國作為第一個非亞洲國家“公開”申請加入亞投行,這一舉動震驚四海,輕松上了頭條。英國《金融時報》撰文:不僅讓美國和歐洲的盟國吃驚,連中國都感到意外。
        雖然面臨著美日等盟國的壓力,但英國堅持認為它與中國的關系會越來越深入友好地發展而不影響其與西方盟國的友誼。
        英國的申請很快招來了奧巴馬的指責,甚至也導致了國內財政部和外交部的關系緊張。然而,支持者以“加入亞投行帶來的商業利益將超過可能的外交騷動”為理由,使這一決定最終在英國國家安全委員會的會議上確定下來。
        而事實上盧森堡早在3月11日就和中國簽署了相關合約,但要求中方保密兩周,以防申請失敗。
        隨后幾天,在英國的示范效應下,德國、法國、意大利、瑞士等6個歐洲國家做出了同樣的決定,爭相宣布加入亞投行。這讓英國政府最終感覺自己的做法是正確的。
        巴西、澳洲、韓國、俄羅斯也紛紛加入進來。亞投行在中東同樣受到了廣泛支持,沙特、約旦、阿曼、卡塔爾與科威特均在其中。
        在最后24小時內,中亞國家吉爾吉斯斯坦、北歐兩國挪威和瑞典以及中國臺灣地區搭上“末班車”。
        最終在31日,亞投行意向創始成員增至30個,另有22個稍晚申請的國家和地區為“待定國(地區)”,不過美國和日本仍然選擇在最后時刻堅決表示“我們不約”。
        二批意向國的申請原因也很明確。第一,只有加入才能影響亞投行的運作;第二,他們期望從亞投行今后的運營中為他們的企業取得一點實惠;第三,從政治上講,參加亞投行深得民心。
        而中國也歡迎他們來加入,一個是歡迎他們的資金,更重要的是歡迎他們的專業知識,歡迎他們在國際銀行體系和多邊金融體系當中的經驗。
        大國和發達地區的加入,無疑使亞投行成為了一個雙贏共贏的結果。
        美日兄弟態度曖昧:遺世獨立,冷眼旁觀
        亞投行朋友圈中,全球的大國獨缺美國和日本,G7國集團中也只有這兩個國家沒有加入,全球經濟10強中亦是如此。
        美日坐看超過50個國家和地區加入中國主導的亞投行,其實并非心如止水。但他們堅持認為,這不是簡單的中國崛起,而是公然挑戰美國在國際金融體系中的霸主地位。所以,他們要以一種對抗的態度表明自己在全球治理中的話語權。最終日美聯手,以亞投行運營制度不夠透明為由,表示暫時不考慮加入。
        然而他們又是矛盾的。美日一方面希望與亞投行暫時保持一定距離,從而可以獲得足夠的應對時間和空間,但也并不愿意被亞投行所疏遠、甚至是邊緣化。
        所以在最后一刻,美國政府態度有所軟化。3月30日,美國財長雅各布盧在訪華期間表示,美國愿意與亞投行進行合作。
        盡管中國明確表示歡迎美國加入亞投行,但美國仍傾向于通過現有的國際金融體系進行合作,美國愿意為亞投行的發展提供建議和協助。
        日本方面,雖然首相安倍強作鎮定狀,表態不急于加入,并稱美國應知日本可信賴,日本學界及經濟界卻持有較為積極且明確的態度。日本主流媒體之一的《每日新聞》撰文表示,亞投行肩負著提升亞洲未來發展的重任,日本不主動參與這一國際組織,則是亞投行的損失,更是日本的損失。

      相關文章

      可提现游戏平台